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。

授权品牌卖家

  • 16502579

    总访问

  • 24388

    文章数量

美国服务器ip账号密码安卓苹果APP

内置常用软件的定制化加速方案,实现 无配置,易上手 的产品体验,提供专业、稳定、可靠的服务质量。
立即下载

从“内部管理混沌失序”、“技术路线落后”、“产品质量问题频发”、“丢失大量品牌客户”、“业务持续下滑”的老展锐,到发布全球首款6nm 5G芯片、夺取Cat.1bis领域标准主导权、以相对优质的状态冲刺科创板的新展锐。

紫光展锐如何通过“破旧立新”走出“生死困境”?两年多时间里,在4G落后的情况下,如何成功逆转进入5G第一梯队?

“核心技术须自己创造,掌握在自己手里”,这是紫光展锐CEO楚庆的观点。2018年底,楚庆加入紫光展锐,彻底变革了此前落后混乱的管理体系。战略决策、科学管理、自主创新,以及研发体系、产品架构等方面“推倒重构”、去旧出新,或许是展锐“焕发新生”的关键。

“展讯、锐迪科合并各取了一个字,有了一家新公司叫展锐,2018年整个业务是崩盘式的一个下滑,营收大幅度下降。”楚庆回顾刚接手时的展锐,被其现状“吓到了”。

技术与研发管理方面,通信及工艺技术都大幅落后于行业一线厂商,2018年的展锐关键模块系统设计文档几乎为零,“代码无架构,软件写到哪儿算哪儿,出了问题就打补丁”。

产品方面则存在质量低下、架构落后、新产品严重匮乏的问题,在智能机时代,展锐绝大部分营收仍来自功能机芯片,***利低。主推的智能机芯片,则因质量问题引起巨额赔诉。“2018年上半年在一家客户开了七个案子,产生了三起赔偿。索赔额甚至超过了交易额”。

在技术落后、产品质量低下的情况下,展锐丢失一大批品牌客户。正常经营下每年应有一百个新项目,但2018年下半年后,基本没有新开项目了。

楚庆指出,当时的展锐管理体制缺失,经营体系混乱,骨干流失严重,许多员工也受影响处于消极状态。此外,营收产生的营销部和成本支出的供应链部门,均没有规范化管理的IT系统,靠数十个录入员手动录入表格,十数年经营积累几十万张表格,且关键词多次变动,前后不一致,无从审查。

历史上的展锐,其通信技术在2G、3G、4G阶段分别落后于一线竞争对手15年、8年、10年,直到2019年才开售4G全网通产品。

楚庆意识到,“不破除原来的架构,展锐将寸步难行”,因此开始大刀阔斧地开展变革。

“我是2018年12月14日上任,我告诉大家一件事,技术是买不来的,也是市场换不来的,只能凭劳动自己创造出来。”上任伊始,以楚庆为代表的新管理层就确定了“技术自研”的主导战略。

楚庆认为,5G必须赶上,决定投入60%研发力量到5G。2019年6月,展锐的第二代芯片T7520正式立项,于2020年2月正式发布,这是全球首颗6nm EUV 5G芯片,目前已成功流片。展锐彻底扭转通信、工艺技术大幅落后的局面。

(紫光展锐的全球首款6nm 5G芯片)

展锐迅速追赶的背后,离不开新管理团队开展的质量救亡和市场救亡运动。在2019年3月召开的第一届质量大会上,展锐宣布了“火凤凰”计划,重构核心代码,不再做低品质产品。同时,展锐还引入IPD(集成产品开发)、CMMI(能力成熟度模型集成)和TMMi(测试成熟度模型集成)等业界先进的流程规范实践,建立起质量管理体系。

从此,展锐确定了质量基线,一改以前缺少规范标准的状况,使研发效率变得科学、可衡量。

局面打开以后,作为国产集成电路设计龙头企业之一,正积极筹备科创板上市。

紫光展锐近期宣布完成上市前的新一轮53.5亿元人民币融资,由上海国盛资本、碧桂园创投、海尔金控和赛睿资本等4家原股东共同投资。

此前的2020年5月,紫光展锐曾完成一轮共计50亿元的股权重组和增资,包括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、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、上海盛迎映展(上海国盛)、三峡资本等一批知名投资基金进入紫光展锐股东名单。

楚庆透露,2019年及2020年紫光展锐的经济效益均大幅提升,且预计2021年仍将保持良好的增长态势,“2019年组建的工业电子业务部门,成立第一年销售额接近1亿美元,2020年销售额增长超过100%,预计今年仍将保持高位增长”。

(紫光展锐测试实验室)

英特尔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后,全球5G手机基带芯片玩家就只剩下高通、华为海思、三星、联发科、紫光展锐5家公司,其中华为海思、三星5G芯片往往用于自家产品,真正面向市场出售5G芯片的仅高通、联发科、紫光展锐。

在“破旧立新”的革新之后,展锐成为全球少数全面掌握2G/3G/4G/5G、Wi-Fi、蓝牙、电视调频、卫星通信等技术的企业。展锐作为主芯片平台,还具备稀缺的大型芯片集成及套片能力。

(紫光展锐5G终端套片)

因此,在“缺芯短屏”的当下,楚庆团队让展锐担负起“数字世界的生态承载者”之责。据楚庆介绍,全球信息产业在发展过程中迄今经历了两代生态。第一代是以PC产业为代表的传统PC生态,第二代是以智能终端为代表的新生态,它拥有丰富的生态资源,包含数百万家的应用软件厂商、数千家的硬件厂商等。在国内,紫光展锐作为主芯片平台,也是各类智能终端生态承载者。

目前,紫光展锐的产品包括移动通信中央处理器、基带芯片、AI芯片等各类通信、计算及控制芯片。依托紫光展锐的主芯片平台,客户再进行二次开发和创新。如今,搭载紫光展锐芯片的智能终端产品种类繁多,涵盖手机、平板、智能穿戴、儿童教育以及后视镜、翻译笔等众多品类。

2018年,紫光展锐主要阵地几乎只有功能机;2020年,紫光展锐智能机营收突破1亿美元,超过功能机。在儿童手表市场,紫光展锐在儿童手表芯片解决方案领域的市场份额超过60%。

除消费电子市场外,工业电子市场也成为紫光展锐近两年努力开拓的新蓝海。2020年,已有数十款搭载紫光展锐春藤8910DM芯片的Cat.1bis模组上市并在多领域、多场景落地,可广泛应用于共享经济、金融支付、公网对讲、能源、工业控制等行业场景。

“信息产业的生态大致分为两个部分,一是提供基础的承载者,二是在其上繁荣发展的公司。”楚庆表示,在这个生态系统中,芯片产业是重中之重,拥有主芯片平台能力的企业才能成为生态承载者,产业根植于生态承载者的土壤中,为大家提供营养。数字世界的生态承载者,这是展锐的身份和目标,也是它的产业责任。

标签

加速器

发布日期

2021年10月27日

阅读次数

783